欢迎书友访问天籁小说网
首页官路逍遥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终章+后记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终章+后记

    闫首信的老婆是回去了,但许蓝图的心却悬了起来,他又找到韩元捷反馈了这一信息

    此时的韩元捷,深知已到穷途末路,不过他并没有放弃求生,在苦苦思索之后,竟然想到了个脑洞大开的主意:与潘宝山“何谈”!条件是帮潘宝山达到省会北迁至松阳的目的,换取自己的相安无事

    之所以能这么想,是因为韩元捷知道潘宝山的确是个干大事的人,而且有胸怀、有眼光,知道在关键时刻如何做出重大的取舍

    这一举措,性命攸关

    韩元捷不打算自己出面,因为间接一点,曲折一些,会让潘宝山有更充分的思考空间,所以,他要找个中间人传话滤来滤去,他觉得有一个人很合适,就是已经过上“闲云野鹤”生活的田阁

    面对韩元捷的要求,田阁没法拒绝,因为他隐退后,韩元捷暗地里给了他不少关照

    “韩省长,你觉得有多大把握能让潘宝山接受你的条件?”田阁听明白之后发问,他并不觉得韩元捷有多少砝码

    “一半对一半吧”韩元捷道,“这还是不乐观的数据”

    “看来你是很自信的”田阁笑了笑,道:“说实话,我并不看好”

    “那是你没考虑到潘宝山的情况”韩元捷道,“抛开私人恩怨,现在潘宝山的最大愿望是省会北迁至松阳,一定程度上说,对他而言,那是盖过一切的”

    “省会北迁的阻力,是你和段书记”田阁顿了一下,道:“恕我直言,韩省长,如果潘宝山有把握将你拖下马,难道他还担心段书记的存在?”

    “嚯嚯”韩元捷颇为玩味地笑了起来,“你认为潘宝山扳倒了我,就能牵到段书记?”

    “哦,我知道了”田阁一点头,“你和段书记的攻守同盟,应该是很牢固的”

    “因为我跟段高航都看透了,无论谁出了事,都没有退路,戴罪立功的意义微乎其微,甚至可以忽略不计”韩元捷道,“所以我们定下协约,出了事就一个人担着,留一个还能照顾着两个家庭,那也算是最大可能的保全之策了吧”

    “这么说的话,的确有可能”田阁点了点头

    “唉呀,可能不可能的,你也别担心了”韩元捷叹慨道,“只要你把意思传过去就行,多费费心吧”

    “那是一定的”田阁毫不迟疑地点头道,“而且不耽误时间,今天就开始行动”

    田阁行动,也是间接的,他知道直接找潘宝山欠妥当,因为没法很好地直接交流,所以也绕了个弯子,找了曾经跟他有过一定短暂深层接触的谭进文

    当天晚上,谭进文应邀和田阁坐到了一起

    没有拐弯抹角,田阁直接说出了韩元捷的想法,希望谭进文能呈报一下

    谭进文听了,觉得韩元捷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过随着田阁的层层分析,又觉得是有那么点可能但是他很清楚,事情的分量之重并不是他所能拿捏的,于是在和田阁谈话结束后,立刻向潘宝山汇报

    这对潘宝山来说,是唐突得简直有些让人窒息的事情,他不由得闭上了眼睛,沉思了半天

    “你有什么看法?”睁开眼后的潘宝山,点了支烟,心情还是极为复杂

    “很明显,韩元捷是守不住了,知道已无路可走”谭进文道,“按理说,他罪大恶极杀无赦,跟他做交易有失正义可是,从大局和长远来看,似乎也不全是违背天理,毕竟小部分正义的缺失,是为了更大方面的正当利益”

    “这么说,你是比较认同这次‘和谈’了?”

    “是的”谭进文立刻点起了头,跟潘宝山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多少也能揣摩点他的心思,关键时刻,得做好助推工作在韩元捷的“和谈”一事上,谭进文的确看出了潘宝山是动了心,但出于一般意义上的正义感,他又没法果断做出选择,或者说,以他的身份,不便主动表态,所以,有必要及时添砖加瓦

    “田阁说的没错,韩元捷即便垮掉了,段高航也不会跟着倒台那样的话,我们的阻力还依旧存在,丝毫不会减少,所以,省会北迁一事,恐怕还是会长期搁置”谭进文继续道,“而从大局上看,省会北迁又是很迫切的,是瑞东发展亟需的一剂强行针”

    “韩元捷这一点算是看准了,仅就目前而言,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北迁省会”潘宝山叹道,“而且他也知道,段高航是避不开的绊脚石”

    “是啊,对他而言,段高航就是根救命稻草”谭进文道,“他和段高航之间有类似‘两人毁不如一人亡’的约定,因为他们知道,互咬并不能减轻罪责,还不如留一个”

    “一定程度上说,那个攻守同盟的堡垒是攻不破的”潘宝山道,“因为他们看到底了”

    “还有啊,仅就韩元捷的事情来说,想要拿下他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实现的”谭进文道,“虽然明知丁薇被杀是他幕后指使,但侦破起来也还有一定的难度,比如中间会在某一或者某些环节中断了线索,最后能不能顺利查下去还不一定也就是说,他要是垂死挣扎起来,恐怕还要费些周折”

    “嗯”潘宝山若有所思地点着头,他还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韩元捷会不会狗急跳墙?如果韩元捷最后情急之下走了极端,进行丧心病狂的报复,不也麻烦?

    “今天就是明天的历史,历史的进程没有完美的,为了瑞东的明天更美好,今天也可以留下些遗憾”谭进文对犹豫的潘宝山道,“我相信,以后回过头来看的时候,一定不会后悔”

    潘宝山深深地呼吸了下,苦笑了起来,点了点头,算是接受了所谓的“和谈”

    “不过,我们还得追加一个条件”潘宝山思忖着,“虽然不能把罪大恶极的韩元捷绳之以法,但也不能让他招摇下去,那有可能会让他继续作害一方所以,得让他离开官场,提前告老还乡”

    “我觉得可以”谭进文道,“好死不如赖活着,韩元捷肯定知道自己一旦事发,那就是要丢掉小命的,他没法不接受”

    “韩元捷是接受了,段高航呢?”潘宝山又道,“段高航可能还憋了一肚子劲呢,他会‘就范’?”

    “我认为那不是问题,有韩元捷发话,段高航还能怎么办?他们的相互牵制是深入骨髓的,无论谁翻脸,都顶不住”谭进文道,“况且这次又是事关韩元捷的生死,如果段高航不同意,他还不歇斯底里?那么一来,段高航能不害怕?”

    “嗯”潘宝山缓缓地一点头,“好吧,你可以去回话了”

    “马上就跟田阁说,他肯定也会马不停蹄地转告的”谭进文微微一笑,“我觉得,明天一早就能有消息”

    此时,已是半夜时分,谭进文依然打电话给田阁,约其见面,把“指示精神”传达了下去

    田阁没有多说什么,他知道作为中间人只管把话传到位就行,而且,在时间上也不会耽误一分一秒

    当天夜里,韩元捷得到了田阁的回话

    几乎没有犹豫,韩元捷便答应了所有的要求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有打算,把辞去官职也作为“和谈”内容的一部分,只是作为缓冲和“策略”,并没有主动列出,他觉得该让潘宝山作为追加条件提出来,才更为合适

    事实就是如此

    韩元捷算是心满意足了,尽管夜已深,但他还是敲开了段高航的家门

    这一次,韩元捷毫无保留,把一切都告诉了段高航,之后,提出了“请求”

    段高航听得目瞪口呆,他木然地看着韩元捷

    良久,回过神的段高航一言不发,只是叹了口气,他知道,没法不答应韩元捷

    ……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潘宝山整晚都没合眼事情太过突然,他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不仅仅是省会北迁,还有一些人员的安排,从现在也要考虑了

    ……

    第二天上午,九点刚过,一束明朗郎的阳光从窗外透过,落在潘宝山的办公桌上

    此时,桌上的电话“咚咚咚”地响起,谭进文来电

    潘宝山略一停顿,拿起电话,听了一句,挂掉,起身走到窗前

    背手,挺胸,凭窗远眺

    潘宝山的脸上,露出一丝难以名状的笑意……

    **************后记**************时隔不久,瑞东迁省会一事,在全省上下形成共识后经省委常委研究,一致认为有必要上报申请,将省行政中心由双临迁往松阳

    次年,开春季,申请获批

    同年,段高航作为省委书记,年龄即将达限,于年底提前退居二线潘宝山顺次补位,成瑞东新任省委书记

    此后,历经五年,瑞东以北部松阳为中心,辐射北、西邻省部分地区,成又一重要经济发展区域,是继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环渤海及海峡西岸五大经济圈后,第六大经济圈

    又一年,置换届,潘宝山进京履职时,年四十有七


同类推荐: 重生之悠闲全球天王系统我的庄园鉴宝秘术美利坚怪侠武侠开端超级指环王韩娱之星光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