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天籁小说网
首页灵魂行者 第四十二章 风起云涌

第四十二章 风起云涌

    “我看见你重伤倒地,而此时,我正好又看见云云受人欺负,于是,我就召唤出地狱看门犬,让它去找到周院长,带她去救你,而我去救云云.”吴牙说到此处,李决这才想起来那时候受伤醒来才会在地狱里,而文院长却说是周院长把自己送过来的

    又听他道:“我飞快的赶去,发现一个男的正在强吻着云云,”他顿了顿,眼中露出泪水,深深吸了口气接着道:“我当时就怒气上冲,不由分说就和他厮打了起来,没想到,没想到我一个失手把他打成重伤……”说到这里他的手微微颤抖,似乎又回想起那个可怕的夜晚

    “我和云云都不知所措,可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在一起”说到这里,吴牙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我后来本来想找你借钱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的,那个被我打伤的人,原来他爸爸是个颇有权势的人,你到云南去了哪里会知道,可我却真的被逼的走投无路,他们威胁云云,除非嫁给那个男的,否则就会抓我坐牢,可是我宁愿坐牢也不愿意让云云嫁给那么一个纨绔子弟,无耻之徒!”

    “本来云云也不会答应嫁给他,可是,他们威胁她的爷爷,不给他出书,那样她爷爷一辈子心血都毁于一旦了”吴牙咬牙切齿道,“那群卑鄙小人!她爷爷为了能出书,甚至都痛哭流涕的跪在云云面前求她,云云是多么天真善良的人啊,她哪里会忍心,依我说他们都是害死云云父母的凶手,还要在乎他们什么呢!”

    李决斜眼看着吴牙,冷冷道:“好理由,好无辜!”

    吴牙听李决冷嘲热讽,心下恼怒,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云云在他手上,我也迫于无奈!”说罢,手中法杖一挥,那地狱看门犬猛然扑向李决其他裁决官都恐误伤到自己,纷纷站开圈子,只见圈中一人一兽斗得难分难舍

    那地狱看门犬实属凶残猛兽,平常喂食死尸,所以在它眼里活人都是猎物它双目猩红,全身燃烧,利爪在地下一顿,猛的飞扑过去李决深吸一口气,反方向躲开还未站稳,耳边传来一阵疾风,眼前红光一闪,爪牙已经伸到面前,那地狱看门犬竟然在空中还能转身爪击!这一击电光火石,迅捷无比,李决心下大叫不好,知道已经无法闪躲,只能硬起头皮,用左手在面前一挡“呲!”的一声响,焦烟弥漫,李决左臂被划开几道口子,——那灵魂衣根本挡不住看门犬的爪子李决忍着剧痛,飞起一脚踢中那恶犬的肚子,将它踢出了几米开外,摔在地上嗷嗷直叫

    吴牙见李决受伤,又惊又喜,惊的是他不愿李决受伤,可是最终还是发生了;喜的是,这样一来李决肯定是要被擒了“李决,你已经没办法再打下去了,还是跟我们走吧!”

    李决疼的满头大汗,暗红色的血直流,幸好外面有一层灵魂衣隔着,仅仅是在开了口子得几处被地狱火烧焦只听他缓缓道:“好,我跟你走,……”话未说完,忽然整个人软到在地上

    吴牙吃了一惊,忙上前扶起他,本想问:“怎么了?”突然手腕一紧,被李决一把扣住了脉门,心下大喊:“糟了!”额头上冷汗直冒,颤声道:“你,你竟然……”他本来想说“耍诈”,可是一想到自己以多打少,又说不出口了

    李决咧嘴一笑道:“嘿嘿,吴牙,现在怎么样?——你让他们把灵魂衣都脱去!快!”这样一来,那些裁决官没有灵魂衣的保护都无法发动地狱火

    “李决,”吴牙摇摇头叹气道,“看来你还是没有了解到你的处境,就算你杀了我,他们还是会把你抓回去的,这不是由我能决定的”

    李决心下懊恼,看了看周围人的神色,估计他所说的不错,这些就是要抓到自己,不会顾吴牙死活只是李决并不想这样束手就擒,依旧挟持着吴牙,心下在盘算着脱身之计

    就在这时,忽然李决背心感到一股劲风袭来,他吃了一惊,这股灵力阴森犀利,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一偷袭来的好快,等李决有反应的时候背心已经吃痛这时的李决完全可以通过一次“虚像”的极限位移,来躲过这次攻击,但是这道阴力就会击中吴牙“他总是我兄弟,一时受人蛊惑,总不能看着被别人打死吧”这个念头在李决脑中一闪而过,他便咬紧牙关受了这一击只觉得背心仿佛受到重锤敲击,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全部飞溅在吴牙颈上李决借着这一击的向前倒,顺势趟地一滚,躲到一边,正欲起身,只觉得头晕目眩,一跤坐在了雪地上

    空中又飘起了雪花,白皑皑的雪地上,溅满了血色这一偷袭,将李决打的重伤倒地,和之前李决用计擒住吴牙,前后不到一分钟,风云突变,让众人均觉诧异只见林子中走出一个高瘦男子,吴牙一见,心中不悦,道:“是你?”

    “我早就劝过文院长,”那人边走近便用轻蔑的口吻道,“你是靠不住的”

    李决见了此人,出乎意料,竟然是张楚良又听他道“文院长”,心中一动,对吴牙冷冷道:“文院长?”吴牙叹了口气,“没错,我就是替他办事的”

    “可惜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张楚良道原来他才是文维扬手下的得力干将,后来吴牙的加入,变得比自己更受重用,十分恼怒这次见到吴牙带了一队人还是不能捉回李决,终于有机会再来赢回自己的地位

    “张楚良,偷鸡摸狗的事你是最擅长了啊”李决坐在地上,咳了几声,恼恨他多次暗算自己

    张楚良不屑道:“李决,你真是命大,上次在mc打不死你,却是让吴牙这小子救了”

    他的这几话,似乎说出了整个事情的轮廓李决不怒反笑,“原来上次在mc镇偷袭我的就是你们啊?”至今他才解开这个谜团,反而觉得有些欣慰

    “不错,事到如今我也不用隐瞒,”张楚良大笑,“文院长即将在地位执政了!你们李氏王朝过去了”

    “什么?”李决大吃一惊,“根本没到换届的时候,——你们这是政变啊,——原来,原来文院长才是幕后的主使!”

    吴牙的吃惊程度一点也不比李决少,颤声问道:“文,文院长已经执政了?”张楚良“嘿嘿”一声笑,不置可否吴牙道:“文院长既然已经执政,那么就不再需要李决,更加不需要云云了!”心下一宽,“那这些事情都算是结束了”

    “李斯执政多年,不但毫无建树,反而中饱私囊,霍乱三界,文院长正是顺应天意,取而代之,现在正与十二祭司共同参议,废除李斯”张楚良道

    李决心下道:“原来是文维扬发动了政变,不知道父亲现在怎么样”忽然想到张芝音之前和自己说过的话,李斯抚养自己,不过是为了自身的利益,不禁黯然神伤还有什么比失去亲人还要难过的?李斯作为自己的养父,一直视如己出,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灵魂吸引”作用于是他还是忍不住问道:“我父亲现在怎么样?”

    “哈哈哈哈,”张楚良仰天长笑,傲慢道,“好一个孝子啊,那老家伙要是还有一点羞愧之心,就应该当场自尽”

    吴牙却忍不住道:“文院长既然大功告成,那么我和郭云云也可隐退了吧,至于他,……”他看了一眼坐在地上重伤的李决,“我想也不重要了,不如就让我们就此离去吧”

    “你想也不重要了?”张楚良冷笑道,“什么时候轮到我想?”话为说完,只听远处山上走下两人,正是吴牙派去抓晓琪的那里只有一间草屋,此外就是,空旷的雪地和小树林,实在无处可躲再说,一名裁决官抓个凡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死吴牙,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晓琪被那裁决官抓着胳膊拉了过来,还未到就先骂起了吴牙,她一看到受伤在地的李决,大吃一惊,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下来,道:“师父,你没事吧!”

    李决脸色苍白,手中伤口越发疼痛,看见晓琪也只是报以淡淡一笑,低声对吴牙道:“晓琪是无辜的,让她走吧”

    吴牙正欲答应,张楚良大笑一声道:“我在这里,哪里轮的到他做主?”吴牙心中恼怒,却又无可奈何,那张楚良能文能武,毕竟是文维扬手下的得力干将,而自己在文氏阵营中不过是个充当炮灰的角色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要尽力帮助晓琪脱险,“反正李决已经在你手上了,韩晓琪也无关紧要,不如放她走吧”

    “放她走?”张楚良重复了一边,顿了一顿,咧嘴笑道,“好,就听你的,——你们,”张楚良指了指周围的裁决官,“全部都回去吧,告诉文院长,就说这里的局势我都控制了”周围的裁决官们互相望了一眼,便各自离开,那罗氏兄弟也互相搀扶着走,到李决面前吐了一口口水,才愤愤离去不一会,这些裁决官都走的干干净净,整个雪地上就剩下了李决和张楚良等四人

    “我真是羡慕你啊,”张楚良对李决道,“有些人努力奋斗一辈子,还不如你生的好”他这话说得,犹如给在场的吴牙当头一棒他接着道:“有些人费尽心机都没办法和喜欢的女子在一起,而你却得来全不费工夫”他看了看正忙着给李决包扎伤口的晓琪,又叹了口气对吴牙道:“我知道你喜欢那个叫郭云云的女孩子,可惜啊,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长的又矮又丑,更何况一穷二白,用你的猪脑子想想,她这么一个条件的女孩,怎么可能会喜欢你呢?”

    他所说的这些,正是吴牙心中不愿去想的,连自己都觉得站在郭云云面前自惭形秽张楚良的这番话正像一把利刃,重创了吴牙的内心又听他道:“事到如今,我也想让你死个明白,那郭云云和郑浩博现在好的如胶似漆,老早忘了你这么一个人,你还以为是文院长拿着她做人质威胁你,其实根本没有这回事,——你不过是文院长手下的一条狗,看你和李决这么熟,给几个钱,让你出其不意的来对付他而已”

    “你,你说什么?”吴牙听他说郭云云移情别恋,全身如被冰雪,发颤的声音道,“你说什么?”不禁走上前去欲抓着张楚良的衣领大声质问张楚良眉头一皱,右手一个伸缩,快如闪电,一掌击在吴牙胸口,将他直直打飞出去,摔在雪地上,口吐鲜血

    霎时间,吴牙万念俱灰,一直以来,他对郭云云的爱,是支撑他生活下去的希望和目标,可现在,他不但失去了这份爱,而且连最好的朋友也背弃了他看了一眼被自己所伤的李决,双手捶胸,一阵剧痛,仰天喊道:“啊!”的一声,几欲昏死过去

    李决看着吴牙,知他被人利用,虽然重伤了自己,但是看他现状还是不忍他现在却是恼恨张楚良这些人的险恶用心,冷冷问道:“照这样看来,张芝音是不是你们杀害的?”

    “张芝音?”张楚良口中重复了一边,“嘿嘿,她多管闲事,文院长误以为杀了她,让她逃的一命,算她走运了”

    “哈哈,哈哈哈!”李决不怒反笑,仰天大笑吴牙冷冷道:“原来最初便是文院长伤了张芝音”想起当时四级地狱火考试的时候,主持人是林关,的确不见文维扬困扰李决许久的问题终于揭开,想必文维扬是出去收猎灵魂时遇上了张芝音,被她认出,所以杀人灭口,没想到张芝音没死张芝音一开始就知道李决的重要性,她是奉了天堂执政官的指令来接近李决,进而控制他她当然也知道,除了名正言顺的三界之外,还有许多游离的黑暗势力在不停地研究和制造新时空后来张芝音却弄假成真,爱上了李决,特别是在受伤之后,多次提醒他不要追查自己受伤之事谁也没料到的是,齐咏诗的出现,她将李决带到云南,引入齐镇的布局,苦肉计、欲擒故纵甚至美人计,目的也是为了要控制李决可是齐咏诗也和张芝音一样,最终都有负使命

    “文维扬名为院长,暗地里却干着这样吃里扒外的事,真是看不出来啊”李决讽刺道

    “无毒不丈夫,”张楚良摩拳擦掌道,“文院长无论聪明才智还是个人能力,都远胜李斯,当年要不是姓李的使奸计,执政官一职才会被他所夺”边说边走进晓琪晓琪正扶着李决,见张楚良不怀好意的走过来,心下害怕,道:“你不要过来!”

    李决惨然道:“张楚良,你支开这些裁决官,故意说要放我们走,实际上是要杀人灭口吗?”张楚良不说话,忽然身子一晃,“啪!”一拳击在吴牙胸口,吴牙本就受伤,而张楚良原是朝着晓琪走去,更不料他会攻向自己只觉得胸口仿佛被重锤击中,心肺具裂,鲜血狂喷吴牙心道:“我被他们利用了,现在要杀人灭口,啊,我要死了,反正郭云云也离我而去,……”张楚良一击得逞,得寸进尺,右手五指弯曲,形成虎爪,抓向吴牙咽喉,只要这一抓击中,吴牙必死忽然一个雪球飞来,击中张楚良手腕,只觉手上一麻,一股柔和的力道将自己手臂带了开去,这一抓便抓到了吴牙肩头,只是让他又受了些伤,却不致命张楚良大怒,一眼望去,正是李决丢的雪球

    “你为什么要杀吴牙?”李决道不等张楚良回答,吴牙道:“那还不是因为他想在文院长面前争宠”

    “不错,”张楚良道,“想不到吴牙你还能看到这点,文院长现在正是开辟了一个新的朝代,只有我才配做这个新时代的宠儿,哈哈!”笑声未落,迅得一掌劈向吴牙忽然耳边传来


同类推荐: 神武觉醒星河帝国神道丹尊龙王传说永恒剑主最强狂兵屠神纠结的领主